半梦半醒

热了数天之后,昨天下了一天雨。赶走了所有的热浪,洗刷着城市的空气。莫名的转了南风天,到处湿湿的,空气里饱含水分。清早洗手间传来一阵恶臭,熏得人恶心,逼不得已只有起身了。闹钟响了一回又一回也起不来。这个比闹钟管用多了。不如自嘲一番。南方本来潮湿,早已入芝兰之室不闻其香了。

清早还在睡梦中徘徊。梦见了导师,回到了原来的地方。搞笑的是,居然梦见了他的手机刚开通了彩铃,他不知如何取消。于是我帮忙打给1860,问问情况,后来还是不了了之。他带我去了七楼(只有六层的地方什么时候出现七楼了?梦果然荒诞)招生办,对负责人说,“我得先解决我学生的工作问题啊”,一时间感激涕零。醒了,没了下文。前几天同学在QQ上告诉我,她的一个学生考上了。复试的时候太紧张,哭了,影响了复试成绩。徐老师走上前去安慰。最后她被“筛”到了徐老师门下,还是公费。我们都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了。同学和她的学生都对徐老师充满了感谢,同学还想写一封感谢信。现如今,没有几个肯为学生着想的导师了。为了公费的指标明争暗斗,却无法出一个大家。


[本日志由 黑咖啡 于 2007-05-05 13:52:53 编辑]
上一篇: 堆积
下一篇: 还俗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邮 箱: 支持Gravatar头像.
网 址: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.
内 容:
验证码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